首 页 | 检务公开 | 党务公开 | 法律法规 |工作动态 | 案例摘选 | 观点探讨
试论公诉案件证据标准的完善
2007-1-15 15:14:44更新 来源:正义网 作者:万鹏 阅读:

[内容提要] 证据标准,是指收集、审查、判断与运用证据证明案件事实所要达到的程度。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刑事案件证据必须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于这个原则性的规定,司法实践中侦查、公诉、审判环节难以准确掌握。现行的刑事诉讼体制对公诉证据标准存在一定制约,应当进行完善。

[关 键 词] 公诉 证据 标准

证据标准,是指收集、审查、判断与运用证据证明案件事实所要达到的程度。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包括检察机关侦查终结)、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和法院作出有罪判决都必须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于这个原则性的规定,司法实践中侦查、公诉、审判环节都难以掌握。特别是公诉案件提交法庭审理所要达到的证据标准,更是司法实践中难以准确把握的问题,因此,笔者对这个问题作以探讨。

一、现行的刑事诉讼体制对公诉证据标准的制约

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对刑事案件的侦查、拘留、执行逮捕、预审,由公安机关负责。检察、批准逮捕、检察机关直接受理的案件的侦查、提起公诉,由人民检察院负责。审判由人民法院负责”、“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公诉作为刑事诉讼的中间环节,其对证据标准的掌握必然要受到侦查、审判二个环节的制约。

1、侦查环节对公诉案件证据标准的制约。尽管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的案件,应当做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实践中,很多案件往往达不到这个要求,而检察机关又无权指挥侦查,只能运用退回补充侦查的手段来督促侦查机关补充证据,且退回补充侦查只能以二次为限。有的案件退回补充侦查后公安机关并不重视,没有补充任何证据又移送起诉,有的案件经过二次退查后仍然证据不足,按刑诉法的有关规定,检察机关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但对那些如果认真补充侦查应当可以查清的案件,显然是不能轻易作不诉处理而放纵犯罪的,公诉部门对此只好自行补充侦查,由于公诉部门不是专门的侦查部门,同时又受办案力量和侦查手段的局限,导致有些案件要么降低证据标准起诉到法院,要么降格处理,即把本该作为死、缓、无的案件降格作有期限徒刑的案件来处理,或因证据不足作不诉处理。检察机关的自侦案件同样存在这些问题,有时因为内部各种关系制约,这种问题甚至更严重。

2、审判环节对公诉案件证据标准的制约。司法实践中公诉案件提交法庭审理的证据标准应该说与有罪判决的标准是基本一致的,因为法院没有侦查权,案件提起公诉的证据标准如果达不到有罪判决的标准则必然要承担败诉的结果。由于检、法二家所处的地位不同,所站的角度不同,对证据标准的把握也存在差异,如有的案件检察机关认为证据确凿而提起公诉,法院确认为证据有欠缺而不与认定。例如,某院提起公诉的黄某某轮奸案,黄某某等人用迷药将一女学生迷昏后带到一出租屋内进行了轮奸,几名被告人先有供述能相互映证,后在开庭时翻供,而本案被害人因被迷昏,根本无法证实有关情节,结果一审法院作了有罪判决,被告人上诉后二审法院以证据不足发回重审,一审只好将本该作死、缓、无的案件降格到区法院去处理。有些自侦案件,尤其是其中的受贿犯罪案件,证据难以取得,证明十分困难,且又容易出现翻供翻证。对这些案件检察机关为履行反腐败职能,力求起诉,而法院往往对这些案件作有罪判决的证据标准掌握得更加严格,这些年来自侦案件无罪判决率偏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检、法二家证据标准掌握不一。这种现象导致检察机关为避免承担无罪判决的后果,往往对一些自侦案件自行消化处理,既不利于打击犯罪,也抑制了公诉职能作用的发挥。

3、检察环节对公诉案件证据标准的制约。以案件的判决结果作为衡量公诉工作质量的观念,也是制约公诉案件证据标准的一个重要因素。长期以来,检察机关内部一直以起诉案件的有罪判决率作为考核公诉工作的一个重要指标,这严重制约着公诉工作的发展,影响公诉职能的发挥。从一定意义上讲,公诉职能最主要的是对犯罪案件提起诉讼,以启动审判程序的开始。如果检察官认为证据有点问题就怕出现错案而不向法院起诉,就会丧失一次进一步查证的机会,可能使罪犯逃脱法网,从而造成打击不力,执法不严。在新的庭审方式下,对抗因素增大,起诉结果的不确定因素增多,单纯用最后审判的结果来反证起诉时对证据标准的掌握是否正确,值得商榷。

二、公诉案件证据标准的完善措施

公诉作为介于侦查和审判的中间环节,一方面受到二者的制约,另一方面可以发挥其枢纽作用,使整个刑事诉讼活动更加畅通。目前,检察机关进行的一系列公诉改革措施都是围绕着完善证据,提高案件质量来进行的。

1、公诉引导侦查取证,为完善公诉案件证据标准打下坚实基础。引导侦查取证是通过介入侦查等方式,对公安机关发现、收集、固定、保全、完善证据等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是为更好地行使控诉职能,有效地追诉犯罪打好基础,是公诉权的延伸。实践证明,这项改革措施发挥了检察机关在收集证据、固定证据、认证犯罪中的优势,有利于形成打击犯罪的合力,提高诉讼效率和质量。引导侦查取证的重点应放在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暴力犯罪、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犯罪、严重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犯罪以及其他重大犯罪。同时,应结合每个时期、某一类案件的特点来确定引导侦查取证的重点。公诉提前介入侦查,引导侦查取证是监督证据取得的合法性的一种有效手段,公诉的过程就是审查、判断和运用证据来证明案件事实的过程,其证明所要达到的程度就是标准。审查、判断和运用证据就是要从证据的合法性、客观性和关联性来进行,其中,合法性是重点,由不合法的证据组合而成的案件证据体系是不可能达到起诉的证据标准的。

2、提高庭审中公诉人运用证据的能力,保证起诉的有效性。证据是刑事诉讼的核心和灵魂,是案件的生命线,决定着案件的最终处理。刑事诉讼的过程,就是围绕着收集证据、固定证据、审查证据、运用证据进行的。法庭审理中,控辩双方的任何结论都必须立足于证据,举证、质证成为必经程序,也常常是争论的焦点所在;法官审理案件也须对控辩双方所举证据作出是否采信的决定,进而作出被告人是否有罪以及罪轻罪重的裁判。可见,公诉人指控犯罪能否成功,关键取决于公诉人对证据的掌握、运用程度如何。目前,翻供翻证现象突出,检、法对证据标准的认识的分歧时常出现,影响案件的处理。主要原因就是缺乏完备的证据规则体系指导,在这种情况下公诉人在庭中运用证据的能力尤为重要。实践中,公诉部门将多媒体示证系统用于庭审,就是把科技手段运用于证据的固定、出庭支持公诉,使取证活动更客观,示证方式更方便,有利于增强庭审的直观性、感染力,提高公诉效果和出庭效率。

3、根据案件性质建立不同的层次证据标准。不可否认,当前刑事犯罪手段越来越狡猾,案情越来越复杂,司法实践中确实有些案件事实很难证明,如果要求对所有刑事案件都必须达到百分之百准确度,必然会导致有些案件因证据不足而不得不作无罪处理,以致于放纵犯罪分子。因而有必要根据不同性质的案件建立不同层次的证据标准,这样才能真正符合司法实践的需要,最大限度地体现公正和效率。笔者认为起诉案件可按以下层次来制定不同的证据标准:一是对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严重刑事犯罪案件应高于普通刑事犯罪案件公诉的证据标准,特别是对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证据应达到“排除其他可能性”的最高标准。因为死刑是最严厉的刑种,一断执行就无法纠正。实践中往往有些罪该判处死刑的案件证据达不到“排除其他可能性”的标准,如:孙某某故意杀人案,孙与其子因纠纷而在打斗中将邻居一家二人杀死在树林中,案发后孙让其子外逃,自己一人去投案称是其独自一人作案与其子无关,而证人证实在暗中看见其子在现场,但没看清具体过程。因其子一直在逃,该案不能排除孙某某是替其子顶罪的可能性,最后只能采取从轻处罚、留有余地的做法,判处其无期徒刑。二是对轻罪案件及被告人自愿认罪的案件,可以采用稍低的证据标准,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节约诉讼成本。三是对取证难度大的案件,如受贿案、强奸案等往往是在隐密状态下发生,证据也较单一,取证也十分困难,对这类案件也应采用稍低的证据标准,以利于打击犯罪。

  版权所有:临澧县人民检察院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主 办:临澧县人民检察院
地 址:临澧县安福西路 电 话:0736-5824210
制 作: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090066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