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检务公开 | 党务公开 | 法律法规 |工作动态 | 案例摘选 | 观点探讨
从48万元到1800万元
2007-1-15 11:25:44更新 来源:转自检察风云 作者:未知 阅读:

面对检察官,李定均沉默不到5分钟时间,便“痛快”地交代了侵吞48万元公款的罪行,连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但他依旧坐立不安的焦躁神情却告诉检察官,这个案件并不那样简单。

从48万元到1800万元
中山市财政局李定均特大贪污案侦破纪实

小信息里暗藏大要案
    2004年9月,中山市进行公车改革,一条消息引起了中山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的注意:市财政局有台车牌号为粤T/26666的风度轿车要拍卖,而该局监督检查办公室主任李定均口出狂言,不论多少价格他都要将这辆车买下,因为该车号码吉利。
    经验丰富的检察官立刻敏锐地意识到这条看似平常的信息里,可能隐藏着极有价值的线索。在对这件事的基本情况调查之后,发现李定均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物。
    现年56岁的李定初,曾任财政部广东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中山组的负责人,监管着在中山市的所有中央企业,可谓大权在握,被他监管过的单位普遍反映此人“八面威风、想查谁就查谁”。还有人形容说,他连走路都有点横行霸道。
    如愿以偿的是,李定均以近23万元的高价买到了他喜爱的车。从此,李定均一家三口人手一辆豪华轿车,在国企任职的老婆开着洋气的欧宝,在国税局工作的儿子有帅气的广本。而当这样一家人住在位于风景优美的城区、三层楼高、包括装修在内价值300万元的豪华大别墅里,就变得更加令人瞩目。
    综合分析调查获取的情况,检察官认为李定均涉嫌职务犯罪的可能性很大。
    无独有偶,检察官在清理“凤鸣信用社贪污窝案”的有关材料时,发现有中央企业单位的大额存款利息被人支取。其中有一家中央企业的银行账户内只有本金,48万元的利息却不知所踪,而经手人正是李定均。
    多种信息和多条线索表明:一个腐败官员开始显山露水。经过检察长批准,初查工作秘密展开。
    在初查过程中,检察官在查清这48万元利息是如何产生的以及利息被李定均支取等问题的同时,还掌握了李定均在城区购有豪华别墅以及家庭成员每人一台豪华轿车的情况。初查的结果印证了检察人员的判断。此外,详细的侦查计划也制订了出来,接触犯罪嫌疑人李定均的时机已经成熟。

400万元仅是冰山一角
    2004年10月27日8点刚过,检察官拨通了李定均家的电话,几声等待音后传来的是李定均大梦初醒的声音。检察官以协助调查某案件的名义叫他到检察院来一趟。只是做贼心虚的李定均嘴上答应得利索,“洗漱完,用个早餐便过去”,但直到10点过后,李定均才到。
    做什么事情需要花那么长时间?事后,检察官才知道,原来,李定均担任财政部广东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中山组负责人时间较长,认识许多朋友,就利用朋友关系在家疯狂地打电话,四处打听通知他到检察院的检察官的情况以及为何事通知他去检察院。
    姗姗来迟的李定均无论怎样保持镇定,也难以掩饰他满脸的忧虑。
    检察官问李定均:“你解释一下这笔钱是怎么回事?”
    李定均先是一愣,继而沉默,可不足5分钟时间,他就主动交代了自己侵吞这48万元利息的事。
    李定均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倒让检察官吃了一惊。因为分析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通常情况下,在接受询问时他们都会有一个从抵触到动摇的思想过程,而李定均却交代得如此快,不能不让人产生怀疑。况且,如果只是这一笔48万元的事,李定均交代过后应该如释重负,但是眼前的他不但没有轻松的表情,而是显得非常紧张。检察官察觉到,其中必有隐情——李定均可能有强烈的侥幸心理,认为主动交代部分犯罪事实,就能让检察机关放松警惕,余罪就能被瞒天过海。
    检察官立刻将情况向检察长汇报,检察长当即进行周密部署。一方面加大审讯力度,另一方面对李定均的住处和办公场所进行搜查。在李定均的办公室里,检察官搜出了大量的现金以及别人写给他的400万元借据。这些借据足以说明,李定均为自己积攒了大量的钱财。这些情况上报后,检察长决定亲自到场讯问李定均。
    一边是张张借据铁证如山,一边是检察长凌厉的讯问,李定均的心理防线渐渐瓦解,只得交代他在担任中山市中央企业组负责人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将中央企业中山市邮电通讯发展公司上缴的400万元利润据为己有,并将该款借给银行获取高额利息。
    案件似乎已经明朗,但是经过一番分析,检察官认为李定均还在避重就轻,而且大量的证据也显示,现在查证的事实很可能只是他涉嫌犯罪的冰山一角。

1800万元赃款浮出水面
    李定均口供极不稳定,有证据他就承认,没有证据他就说记不得,且拒不交出赃款。如何深挖犯罪,挽回损失?几经斟酌,检察官决定从案件的源头上和中央企业的上缴款的去向这两个方面双管齐下地进行调查,寻找新的突破口。
    在调查当中,检察官一方面到中山市邮电通讯公司等中央企业单位对上缴的款项进行顺向调查,看看到底有多少;另一方面,通过向中山市各大银行发出协助查询存款书,对已查出的款项进行逆向调查。
    查证工作看似简单,做起来却难了。十几年前的银行账簿没有电脑记录,全是密密麻麻手写的簿子。即使有些数据曾存放进电脑,但由于后来系统更新早已从电脑的硬盘里清除掉了。对此,检察官唯有对照账本一笔笔地查阅,找到相关的材料后复印下来。小小的房间内瞬间被原始资料与复印纸堆积满,最后,检察官干脆坐在复印纸上,一干就是好几个不眠之夜。
    皇天不负有心人,通过这样的广查细访,检察官最终确定了李定均及其家庭成员在各银行的巨额存款的来源后,将顺向和逆向调查所得的近万份资料汇总分析,从大量的账簿凭证中查疑析微,终于从中找到了相应的联系点和关联处,使整个案情豁然开朗,李定均贪污犯罪的事实终于一个接着一个地浮出了水面。
    李定均是惠州人,农村苦孩子出生的他练得一手好字,从部队转业进入了中山市财政局,如今拥有在职研究生学历。在20多年的部队生涯中,李定均出过丑闻。那时的他在珠海某部担任副艇长,为了买东西给老婆,他偷卖舰艇上的废旧物资,丑行暴露后受到警告处分。用李定均自己的话说,他的军旅生涯就此原地踏步,直到从部队转业进入财政系统才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股长、科长、特派员办事处科长,一步步升迁,直到担任中央企业组的负责人。
    就在1993年前后,李定均利用职务之便,利用某些企业想挂靠中央企业以规避所得税这一“契机”,高息存款高息放贷,从中谋取利润。李定均作案时间长达10年,他总是将在中山市的中央企业上缴财政的钱从这个户头转到那个户头,将大数目分转存成为一笔笔能够灵活支配的小数目。其中仅是利息,随便在几个户头上转一转,就有5位数。因为银行都采用实名存款,李定均就先把钱存在亲戚名下,最后放进自己的账户内占为己有。
    调查中,仅涉案的银行账户多达500余个,几乎涵盖了中山市的所有银行,非法的款项和合法款项、真名账户和假名账户交织在一起,涉案款项在不同银行以及在同一银行不同网点间反复转存,户名不断变换,大部分是以现金形式支取后转存。
    近10年的时间里,李定均就是不厌其烦地做着这样的事。错综复杂的状况给检察机关出了难题,也让李定均有了一度短暂的偷闲享乐的时光,住豪华的别墅,开豪华的轿车。
    与大胆、张扬的生活作风相对应的是,李定均的工作作风很是霸道。在市财政局时,他的人事关系一直处理得不好。担任中央企业组负责人后,更是摆足了领导架子,对于看不顺眼的人极力排挤,以致不得人心。
    毕竟做的是犯法的事情,胆大贪财的李定均也有过紧张害怕的时候。早在1998年前,在财政系统内曾经查处过一批贪官,但是由于后来中山市的中央企业组被撤销,李定均便成为了漏网之鱼。当时,李定均一度非常紧张,总是假借关心某某案件,有意与监察人员走得很近,试图打探消息。尽管侥幸逃过了一次,最终还是难逃法网。
在对涉案事实收集了上千份证据,形成了足有两尺多高的21本案卷后,检察官最终认定李定均涉嫌贪污180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
    在固定与涉案事实有关的证据的同时,追赃工作也在同步进行。由于案件资金流向比较复杂、涉案金额巨大,再加上李定均即使到最后都还在负隅顽抗,不肯交出赃款存折,因此检察官在对整个案情综合分析研究后,决定以在银行获取的相关资料为突破口,迅速扣押冻结李定均及其家人在各银行的存款。检察机关共依法扣押冻结其涉案款项40笔,1300多万元。
    2005年4月7日,案件被依法审查起诉。
    2005年10月底,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等待李定均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贾明 叶子)

  版权所有:临澧县人民检察院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主 办:临澧县人民检察院
地 址:临澧县安福西路 电 话:0736-5824210
制 作: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090066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