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检务公开 | 党务公开 | 法律法规 |工作动态 | 案例摘选 | 观点探讨
决策评估,选准窝案第一目标
2007-1-15 11:24:54更新 来源:转自检察风云 作者:未知 阅读:
 “建立案件评估决策机制,是我们成功破获工业区这8起系列窝案的关键。”
    在上海某区检察院,记者采访了发生在上海北部某工业区内,继三年前上海最大私分国有资产案后的又一起系列案——刘铁等8人受贿行贿窝案。承办此案的干警的一席话,让记者感受到职务犯罪的升级和隐蔽,给查处此类案件带来了新的挑战,只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锐意进取,不断探索新的破案思路才能始终处于主动地位。
说到评估,一般都会想到“工程项目评估”、“资产评估”等名词,谁也不会想到对案件也有“评估”,在“评估”的基础上进行决策,制订方案,直至最终破案。
    “明确的决策定位、准确的目标选择。”当刘铁等8人受贿行贿窝案循着这样的评估决策机制运作而大获成功后,最令人感动的还是战斗在反贪第一线的检察干警对事业的那份执著精神。

决策定位,让第一目标浮出
    上海北部某工业区是始建于1992年的上海著名市级开发区,占地面积达24平方公里。2002年,该工业区爆出了上海市迄今为止最大的一起私分国有资产职务犯罪案,涉案上亿资产。该案查办后,该工业区领导班子做了彻底大调整,并向社会公开招聘人才担任重要岗位的领导,以消除汤案留下的影响。
    然而,离该案案发仅仅两三年时间,区检察院反贪局就接二连三地收到了来自该工业区职工针对不同领导对象的匿名举报信,举报信大多是对某种现象的泛泛而谈,并没有真材实据,但凭着职业的敏感性,反贪干警感觉到里面一定“有戏”,并且很可能是出“大戏”、“连续剧”。
    2005年3月,在院领导的带领下,反贪局内的评估决策小组开始组织干警广泛收集举报对象的相关信息,比如银行存款、私人房产、业务背景、权力氛围、关系网、出入境频率及去处等,然后对汇拢的信息进行评估。
    “我们一开始就判断这可能是个窝案,因此当时定的一个原则是,在选定第一个目标时必须谨慎且不容易被相关人员立刻发现形成串供。这就必须符合以下几点:一,非本地籍人;二,有一定的权力在身;三,其对他人的制约有非同小可的作用;四,信息源反馈出疑点极大的。”承办干警向记者介绍道。
    根据院领导提出的自侦案需充分运用“环境和战略相匹配”的查案思路,很快,第一目标“浮出了水面”,此人就是原在工业区担任工程部部长的刘铁。
    刘铁非本地人士,几年前通过招聘从内蒙古来工业区,初查前其已辞职离开了工业区工作岗位,在担任工程部部长期间实权在握。
    刘铁的现时身份正好能保障案件调查可以较隐蔽,不“打草惊蛇”。

他收了红包再吞“中介费”
    其实,在所有举报信里,刘铁的举报信的内容是最简单最短的:
    “请你们查一下××开发区原工程部经理李铁,他到开发区二年多一点,利用权力,与工程老板搞权钱交易,自己老婆在手下做监理。一个人到××,二年时间已经买好新房,豪华装修,开上广本雅阁,钱从哪里来?”
    尽管寥寥数句,但还是说明了问题。
    2005年3月22日,刘铁到案。整整8个小时的谈话,刘铁始终避而不谈自己的经济问题。与此同时,侦查反映,传唤期间,刘铁的老婆与刘铁的几个关系对象频频联系,商量对策。
    “一定要打开缺口!”院领导亲自坐镇,开始了讯问。刘铁看似镇定的神态中隐藏着极度的惊慌,3、4月份,天气还很冷,但刘铁头上却直冒冷汗。同时发现,刘铁在回答提问时不用否定句而一直在用反诘句,如“我想不起来有什么问题要谈清楚的。”
    为了尽快让刘铁“开口”,当晚,有一神秘人物被“请”进了反贪局,他就是在刘铁担任工程部部长期间揽到过工程的某建筑老板。该老板反映,其曾送过刘7、8000元人民币。
    由于这笔数字已超过刑法规定的5000元界线,刘铁立刻被批准拘留。
    第二天,刘铁在事实目前 低下了头,彻底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据查,刘铁在任期间负责工业区的工程建设包括学校的工程等。2004年初,刘将工业区内的新建的小学、幼儿园安装卷帘门等业务给了自己认识的老乡王某,王某遂即将业务介绍给了绍兴老板何某某来做。
    “当时王对我讲,如果能接到工程业务,她是不会忘记我的,会给我部分感谢费的......后来我听说她可以拿8%的介绍费,在与何联系过程中,我得知何已给了王部分介绍费,但王却没有给我感谢费。我心里很不痛快,觉得有点吃亏。”
    刘铁在讯问中交代,为了拿到那份“好处费”,他开始直接与何某联系,明确告知何某以后的中介费不要再给王某了,因为王某借了他的钱。并希望何某施工费下浮8%,理由是:施工方与何结算一些工程款要开票交税,现场安装要提供水、电和现场管理,这些都要发生费用。
    刘的真正目的是想办法直接拿更多的钱。
    2005年6月25日,刘铁被正式起诉。起诉书称,被告人刘铁利用职务便利,在区内中小学及幼儿园工程建设中,于2004年至2005年初,以下浮款和中介费名义,向承揽工程业务的供应商索取人民币8。2万余元。于2003年至2004年间,多次收受贿金合计2万元。

发现“花头蛮透”的蒋天鸿
    刘铁仅仅是第一目标,刘铁这个缺口的打开犹如堤坝开了个口子。很快,反贪干警们又快速出手,将侦查目标及时转向了工业区投资审计部部长蒋天鸿身上。在刘铁案的查办中,承办人员就听说蒋天鸿这个人是“花头蛮透”的,并早已收到对蒋天鸿的匿名举报。
    侦查信息反映,蒋天鸿在一年中仅澳门就去了三次,而每次去都有在工业区做工程的人随行,并且,每次都没有向上级报告过。
    2005年3月28日,蒋天鸿被传唤。然而,蒋天鸿的态度相当嚣张,一方面以沉默对抗,一方面又不断提示承办干警看手表,不要过了传唤期限。此间,蒋被带到反贪局的消息已在外界传开,反贪局的电话几乎要被打爆了,“你们不要搞错,快放人吧!”蒋的所有关系通过各种渠道都通到了反贪局,承办人员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显然,蒋的人脉大大强于刘铁。经过激烈的讨论,评估决策小组决定立刻对蒋天鸿实行换押,以排除一切干扰。这一招果然有效,在市检察院和闸北区检察院的协助下,换押至闸北区检察院看守所的蒋天鸿不久就交代了自己受贿20万的问题。
    据调查,蒋于2002年6月至2005年3月,在担任工业区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审计部部长期间,利用负责工程审计的职务之便,频繁收受他人贿赂。共计分别从21人处,收受69次财物,合人民币23万余元。同时,蒋在2年时间内,连续4次接受施工方的邀请,到澳门、泰国、澳大利亚等地旅游,并从中收受多种外币 ,查证的有:港币5000元,澳币800元,泰铢2000元。

宽严相济,各嫌疑人主动到案
    刘铁、蒋天鸿案的快速破获,无疑有种震慑威力。工业区的一些曾经收受过他人贿赂的干部此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侦查人员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主动上门与工业区党委、纪检部门联系,通报查案情况,在工业区的积极配合下敦促其他对象走坦白自首之路。
    2005年4月4日、5日两天内,又有4名受贿干部和1名行贿者到案。5名犯罪嫌疑人当即全部作了交代。
    经查实:工业区管理委员会财政所所长、工业区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部长须建新,利用职务便利,于2003年至2005年3月间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6.8万元;
    工业区管理委员会规划建设部部长阮永康,利用其负责规划建设、工程招投标、施工管理等职务便利,于2004年7月至2005年3月间,先后收受在工业区承接业务单位及工程承建商的贿赂款共计4.4万元;
    工业区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规划主管杨汇丰利用负责规划、设计及协助处理绿化、土方、土建等工程开发有关工作的职务便利,于2003年6月至2005年4月,共收受他人贿赂79664元;
    工业区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现场主管朱林,利用职务便利于2003年7月至2005年3月间,共收受工程承建商贿赂67767元;
    ……
    考虑到工业区开发正处在热火朝天之际,这些嫌疑人都处于关键岗位的关键人物,除刘铁、蒋天鸿情节严重、态度极其恶劣外,检察院决定给他们办取保候审,以保证工业区建设有序开展进行。

 从受贿窝案看实效监督紧迫性
    2005年8月,工业区刘铁等8名受贿行贿被告人分别由一审法院作出有罪判决。
    刘铁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没收财产人民币3万元;蒋天鸿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没收财产人民币8万元;其他被告人根据情节轻重分别被判二年至三年的缓刑。本系列案中唯一的行贿者王来大犯行贿罪,被判管制一年。
    本案的破获不仅充分发挥了“案件评估决策机制”的作用,同时也体现了反贪部门适时适当调配有限资源的能力。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在办理刘铁等8人窝案中,随着侦查面的不断扩大,该区反贪局充分调动现有侦查力量,从初查时的一个侦查科投入办案,到全局集体参与,再到法警队、技术科等提供技术保障何安全保卫下的全院联动,工作条理有序、安全保障到位、责任落实到人,保证了查案工作的效率和效果。
本案的破获也不得不让人反思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同一个工业开发区里,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会连续发生涉及人员多,涉案金额高、负面影响极广的案子?
    在对这批贿赂案件进行深度剖析后,发现导致刘铁等8人窝案发生纵然有自身素质的关系,但该工业区对管理人员监督乏力、项目管理监控形同虚设、资金拨付权力集中、工程造价缺乏审核程序等却是主要原因。
    比如,对关键部门、重要岗位的人员存在的多次吃请、频繁出游等倾向性问题缺乏制约的措施和有效的监管。工业区工程建设管理人员的出市、出境活动,没有报告制度。调查中发现,本案中多名当事人收受他人贿赂的行为,大多是发生在外埠、境外、国外的。
    该工业区在工程建设项目的管理、材料采购等方面,虽订有制度,如工业区规定:工程项目材料应当实行公开采购和集体讨论制度,项目主管应当以工程配合、问题协调管理为主,不得介入利益性商务活动。可是,在实际工作中,却无人、无部门监控公开采购、集体讨论制度的落实,无人、无部门审核工程材料采购来源的合法性。制度监控的缺位,导致本案中的一些当事人频频作案,利用采购、推荐材料之机行贿受贿。
    而工程内部审计缺乏复审程序和把关审核程序,给以权谋私和权钱交易的产生留下了隐患。窝案中的两名受贿人,就是利用审计主管和负责对工程造价的确认的职务便利收受贿赂的。
    案发之后,区检察院结合办案中发现的上述问题,及时向有关方面提出建议。同时,深入工业区,在开展法制宣传警示教育的同时,稳定人心,确保正常的出市、出境活动建立报告制度,形成有效监管;在工程建设项目的管理采购中,严格落实公开采购和集体讨论制度,确保制度执行到位,确保制度监控到位;在工程审计和审核环节,建立健全审计复审程序和把关审核程序,防止工程项目的内容、规模、造价变动的随意性,进一步杜绝职务犯罪隐患。
    建设领域的职务犯罪一直市职务犯罪的高发区、易发区,如何遏制和减少该领域的职务犯罪?刘铁等8人受贿行贿案留给我们很多需要思考的问题。(靳伟华)

 

  版权所有:临澧县人民检察院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主 办:临澧县人民检察院
地 址:临澧县安福西路 电 话:0736-5824210
制 作: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09006659号